天刀同人原创短篇小说 《山有鬼兮名九歌》

作者:墨染    来源:逍遥客栈    发布时间:2017-04-10 11:19

“听闻苏阁主近日新制了一件衣服,可否借予青枫瞧瞧。”唐青枫轻摇红叶在天衣阁对着苏夜来说到。

玩家杂谈 重点推荐 热点推荐 

 


 “风飒飒兮木萧萧,思公子兮徒离忧。”

  -《山鬼》

  [开封]

  “听闻苏阁主近日新制了一件衣服,可否借予青枫瞧瞧。”唐青枫轻摇红叶在天衣阁对着苏夜来说到。

  “自然是可以,不过唐公子大摇大摆在这开封城之中过往,不怕被抓回总舵么?”苏夜来一边拿着衣服一边对唐青枫打趣的说道,把拿出的圣绣·山鬼放在了桌子之上。

  “青枫觉得苏阁主新衣怕是要比那政务有趣的多。”唐青枫收了扇子,轻抚着那山鬼。“苏阁主为这衣服起的名字是什么?”

  “山鬼。这是我在外游历听闻一个名叫山鬼的女子的故事,听到后,我的心里就出现了这衣服的雏形。但这山鬼与那平日乐伶所弹之山鬼谣不同,一个是怨念满载一个却是春风花开。”苏夜来盯着衣服说着,轻抚着那衣面的琉璃纱。

  “苏阁主不如为青枫讲述一下这故事,由青枫为你重取一名。”

  [五百年前]

  “你本是小神之体怎可护这凡人又怀上了他的骨肉!”一个面容姣好衣着华丽的女子对着一位身着黑衣的女子大声叫到。

  “嘘…别叫他听见,他还不知道我是山神,也不知道我…怀了他的孩子。”那身着黑衣的女子脸突然红了起来害羞的对那身着艳服的女子轻嗔着。

  “你…!这要是被天君知道了!定是要除去神格降为半神,我看你怎么办!”那艳服女子甩了袖子便走了。

  那黑衣女子坐在房中,轻捋秀发呢喃着“若是没有支撑下去的爱,千岁万岁又如何,万神之巅又如何,不过是徒耗时光罢了。”

  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那脚步声在那黑衣女子的耳中是那么熟悉,“娘子,我回来了。我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张婆婆家的桂花糕。”

  那黑衣女子忙小跑出去接他,“你又何必乱买东西,我吃不吃没关系的。”是啊,吃不吃的确没关系,小神之身,即便不吃不喝不睡仍旧可保持神体不损。可这女子并没告诉他,她是神。

  “怎么会,娘子最喜欢吃张婆家的桂花糕了,上次吃过就说香甜难忘。”那粗衣男子看着自己怀里的女子,幸福的闭上了眼睛。

  “夫君,我们成亲吧。”那女子突然盯着那粗衣男子的眼睛对他说。

  “好!我都依你。”那粗衣男子包含深情的望着那女子的眼睛。

  [五天后]

  “也不知那张家的小子几世修来的福气,在山上捡回来了这么一个女子。”

  “是啊,人漂亮,而且身上穿的布料可不是咱们能穿的,我看着好像琉什么纱,琉什么…琉璃!琉璃纱。”村里的李婶拍着脑袋惊呼着。

  在村民的惊呼中,那女子挽着那粗布男子走了出来,那女子仍旧是那套黑色纱衣,与平日不同的是那男子穿上了向李叔借的白袍。

  简单的仪式就在这,开始了。进行到了一半突然天上惊雷大作,晴日也猛的满是乌云,在那乌云之中惊现一金光,有人从那云里现身,身后跟着的人也缓缓出现。

  “山鬼九歌!你可知你在犯下何等罪孽!”站在最前面的一位将领说到。

  “九歌愿放弃神降,只求嫁予张氏。”那黑衣女子跪在了地上眼神坚定的对着那将领说到。

  “这…这是什么…神…么?”村民们惊的不敢动。

  “那本君就成全你!剥去你的神格!你可要想好,若是神降过后,山可会受得你的福降脱胎换骨,若是剥去神格,可是会连同你一起修为大减!可是会变成荒山!”那将领对着九歌说着。

  “九歌愿剥离神格降为小神!九歌已然有了张氏之子,只求上君成全。”九歌坚定的对着他说。

  “若不是帝上喜爱你这孩子的聪敏!本君又何必提醒你这么多。看来你这孩子还是生性愚笨!孺子不可教也!”那将领语罢便摆出阵法,九歌突然被金光笼罩,剥离神格的痛她可以承受,可那神格离体后那小神的身体却未必,她在空中痛苦的嘶喊,阵法罢了,九歌坠落到地上,远处的山也变成了阴雾弥漫。村民们惊呼着看着地上的半昏迷的九歌。

  天神走了,村民也走了,只剩下那粗布男子和九歌,他把九歌扶到床上,看着她叹着气。

  李婶来了,看着九歌对那粗布男子说“你把她想办法弄走吧,这…迟早会给村里带来祸患。”

  粗布男子叹了气只缓缓点了头。

  九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五天以后了,醒来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筋骨寸断,却还是挣扎着爬了起来。那粗布男子对她说“九儿,我们…我们走吧。”

  九歌顺着窗户看到了远处的 山,“那…那是因为我么…”

  “嗯…我们…走吧…九儿…不要再回来了…”那粗布男子看着九歌微微发颤,对着她说。

  “嗯。”九歌只淡淡的回了一个嗯,因为她不想给他负担,她猜到了村民们的话,但她并没有办法,毕竟,这是她选择的路。

  “村民是要赶你走的…明晚,我们去那山中央的树下见面吧…好么…”九歌第一次见到这么苦苦哀求的他,她应了,即便她知道这可能是骗局。

  第二天,九歌拖着自己残损的身躯去了山上,这路上本来友善的村民冷对她、甚至躲避她。她开始后悔,可这是自己选的路,她又有什么办法。她轻抚着自己的腹部,那是她唯一的希望。

  山上已经烟雾缭绕,看不清去路也不知回路,她虽被降为小神却也能感觉到山上的变化,她只感觉到山下聚集着几百位村民,其中确有一位她熟悉的气息,神的气息。

  “她…?”九歌惊呼着想冲出去阻止却怎么也来不及,结界已然束起。那人就是她的最好的朋友,劝她回头的朋友,那个在她被剥离神格后获得神降的华服女子。九歌趴在结界边的草地上无声无语,只静静的发呆,恍然一滴泪滑落,她看到了那与她约好的男子。

  九歌后来在这深山中默默流泪,而她的孩子也因为诞下后重病而亡。

  一切又恢复正常,村民们的生活依旧,那男子也娶了亲有了孩子。他们心中,唯一不同的就是山变成了禁地。

  一日那男子的孩子偷偷跑进了山里,看到了九歌,一袭黑衣,长长的黑发,静静的坐在了树上。

  “你是谁呀?”那小男孩问到。

  “我?我是山鬼。”九歌只静静的回应。

  “哇,那姐姐你会法术么?”小男孩问到。

  “你…不怕我么?”九歌操控了树枝放她落到地面。

  “为什么要怕?姐姐~姐姐~你能陪我玩么?”小男孩摇着九歌的手臂。

  “那你就永远的留下来吧。”九歌把他卷到了怀里带着他朝着深山而去。

  “故事讲完了,唐公子有何意向?”苏夜来的话把唐青枫唤回了现实。

  “既然古书记载山鬼又名九歌,不如就叫九歌吧。”唐青枫摇着扇子向门外走去。

  “好!那就叫它圣绣·九歌。”

  “清阁琉璃藏山鬼,苍寂天涯唯九歌 。”

分享到

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