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退出
天涯明月刀

天刀短篇小说欣赏《回首时 意难平》

发布时间:2017/07/01 11:00:53 来源:官方网站 作者:官方网站

  蛇王本不叫蛇王,可他原来叫什么名字呢?从前没人愿意知晓他的名姓,后来黑街之人皆怕他,不敢去打听他的名姓,再后来,连他自己也不记得了。

  在黑街里,从来只有服从或征服,他整日的活在杀戮之中,黑街的天太暗了,如同他心头那片阴霾,厚重而压抑。

  蛇王还是个毛头小子的时候,虽然没有同岁少年的热血情怀,却执拗的数次想要拜入天香谷,更是逼的梁知音破例收下了他,于是他成了天香谷唯一的男弟子。

  但除了梁知音,天香谷上下没人知道这件事。蛇王只能活在暗处,他在医术上造诣并不高,却使得一手极俊的剑法,不同于女子的轻灵绚丽,一步一剑中,锐气逼人,如同他这个人,锋芒毕露,然,慧极必伤。

  蛇王有个青梅竹马的心上人,身子骨极差,自幼便大病小病不断,请了许多医者都是徒劳。而蛇王就是为了她,这才不惜三番两次的拜访天香。可是这天不遂人愿,偏偏最想学的医术只算得上勉强,而无心的剑法却使得精妙绝伦。一时间,蛇王心烦意乱,他多次询问梁知音医术的提升之法,却被一句“医道无边”给堵了回来,如此情况之下,他心头似是燃起了一簇火苗,一度濒临走火入魔。

  蛇王曾经也是个俊俏的少年郎,如果他没有走火入魔的话。

  而他走火入魔的原因,还是因为他的心上人。一方花轿,他的心上人被抬进了大户人家的府邸,与一块冰冷的木牌成了亲。那一瞬间,多日的焦虑不安点燃了心头那簇火苗,双目赤红的蛇王闯入了那户人家,等他清醒时,他已犯下了不可饶恕的杀孽,而那个姑娘,也葬身其中。

  蛇王离开了天香,其实不用他主动离开,天香谷也容不下他了。但他其实不在意,他只在意那个姑娘染血的嫁衣,僵硬的身躯,甚至一度不能原谅自己,他消沉了许久,最后被一个人拉出了深潭。

  那个人有着清澈的眸,爽朗的笑容,那个人对他说:“你也是一个人啊,你要闯江湖吗?我们一起吧!”于是他鬼使神差的应了,一路上听身边人叽叽喳喳的讨论着江湖的事,说着未来一定要当个大侠,受人尊敬,说着一定要站到高处去。这个人可能是个傻子,蛇王想,但他不动声色,静静听着。

  那个人死了,在蛇王渐渐习惯他的聒噪,习惯他漫无边际的幻想的时候。那个人死在自己眼前,还遗憾的对自己说:“真是可惜,不能……当大侠了啊。”真是个傻子,蛇王想,然后他又杀了人,不过这次,并非走火入魔,只是随心而已。

  蛇王给那个人买了棺材,选了最好的一处地埋了他。然后在坟前喝的酩酊大醉,蛇王好像突然明白了,只有拥有绝对的实力,才能留住自己所在乎的东西。

  然后他去了黑街,那是开封城里最为混乱的地方。

  一开始他紧握着他的剑,一刻也不愿松开,后来他却是用一把夺命伞闯出了名声。

  梁知音后来找过他,只不过看到他时,万千言语只化为一句“你终究走到这一步了。”蛇王置若罔闻,他再也不是那个的愣头小子了,他所拥有着的,不止是实力,还有整个黑街。已经很满足了,不是吗?在想起当年时,蛇王总是这样问自己,然后他只是笑,眉宇间,却是寂寞的。

  蛇王取出他曾经用的那把剑,珍视而小心翼翼的擦拭着,剑刃再不复当初的尖锐,而他也不会再使剑了。

  然后他随着捕快离开了黑街,外人皆传,作恶多端的黑街之主蛇王已然伏法,百姓无不称快。

  这是个雨夜,蛇王看着天,阴沉沉的,乌云压着一层又一层,雷声轰鸣,他的兄弟为了救他已然战死,他又如何能怯懦。于是他拿起了他的夺命伞,身上还挂着断掉的枷锁,若不能走,那就战吧,赌上这一切,赌上这条肮脏的命,就算输了万劫不复又如何。

  这一生未曾顺风顺水过,所爱所恨终究都会化作一抔黄土,不过是,命罢。

相关推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