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退出
天涯明月刀

天刀太白同人背景小说 天刀太白人设感人作品

发布时间:2017/09/01 16:30:54 来源:逍遥客栈 作者:逍遥客栈

  “大侠,大侠,你收我做徒弟吧!”大街上,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追着一名穿着白色长衣、身背一柄长剑的青年,费尽心思地想要青年收其为徒。

  孟秋听到从背后传来不胜其烦的声音,只恨自己当初在山中为什么没有认真修炼步法,然后便开始回想起昨天的事。

  自己不久前下山历练,昨天来到这条村子,在客栈吃饭时用剑拦下了一位正在逃跑的小偷,仔细一看,居然只是位十一二岁的少年,最后自己虽然没有把他交给官府,但也让受害者胖揍了他一顿。

  本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没想到这个遍体鳞伤的少年居然走到自己面前,说他当小偷这么久,自己是第一个抓到他的人,觉得自己是一位真正的大侠。

  孟秋初入江湖,这还是第一次被人称呼为大侠,心中自然是美滋滋的,结果没想到这少年下一句居然是要拜自己为师,学习武功。孟秋自然不答应,结果从昨晚开始就一直被这狂热少年追到现在,就连睡觉时也不得消停。

  “大侠,大侠,你收我做徒弟吧!我可以给你打下手的。”

  少年的话打断了孟秋的回想,孟秋心中暗恨,却又不能对普通人动手,只能暗中一提真气,一溜烟跑了出去。

  少年看到孟秋扬尘而去的背影,不由暗叹,大侠不愧是大侠,居然能够跑得这么快,我可是村里跑得最快的。这样想着,少年突然坏笑道:“嘻嘻,不过这没什么用啊。”说完便溜进了旁边的一条小巷子中。

  孟秋一口气跑了很远,途中还拐了几个弯,料想自己都用上了真气,那少年不太可能找得到自己了,便找到一处茶馆坐下来歇息一下。

  孟秋正喝着茶,突然听到一句熟悉的声音。

  “啊!大侠你来了这里啊?”

  孟秋立马一口茶喷了出来。

  “跑累了肯定想喝茶对吧,”少年坐到孟秋旁边,狡猾一笑,又道:“再说了,这村子你能有我熟?”

  孟秋忍住拔剑的冲动,勉强地挤出笑容说道:“我们聊聊吧。”

  “好啊!我也想和你聊聊的,可是你一直跑,我也没办法啊。”说着,少年还摊出双手,一脸无奈地摇摇头。

  孟秋突然觉得和这小子待久了,自己的养气功夫一定会长进不少。孟秋看着少年,挺直腰,认真地说道:“我们太白名门正派,怎么会收一个小偷做弟子?”

  少年满是不解,问道:“为什么不能收小偷做弟子,你们名门正派不是喜欢让人改邪归正吗?”

  孟秋摆摆手,道:“那不同,那都是武功高强的前辈啊。”

  “切!”少年不屑地说道:“那照你这么说,只有武功高强的坏人才能被你们名门正派接纳,武功低微的坏人你们就让他们胡乱作恶了?”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我跟你说······”

  孟秋正要说些什么,却被少年打断了,少年一拳打在桌上,直直地看着孟秋,大声问道:“你到底怎么才能收我为徒?”

  孟秋看着少年坚毅的眼睛,似乎是被少年的行为打动,笑了笑,说道:“我可以收你为徒。”还没等少年跳起来,孟秋又道:“我最强的就是剑法,你总得有一把剑吧。要是你没有剑的话,我可不能收你为徒。”

  少年兴奋地大叫了一声,说道:“我家里有剑!”说完便一溜烟地跑回家去取剑了。

  孟秋看着少年离去的背影,狡猾地一笑:“小样,还敢跟我斗?看我等下出了村子你还怎么找到我!”说完正要动身,却在此时听到了不远处有砸东西和喊救命的声音。

  孟秋暗叫不好,有事情发生!便换了一个方向,跑向了村内。

  山大王下山了!

  山大王是村子附近一座山的山寨首领,这次下山本是来村长家讨要粮食和财物的,结果看到了村长的女儿生的貌美,又念自己山寨里面还缺一位压寨夫人,便想把村长女儿直接虏去。

  村长自然不肯,奋力地劝说山大王自家女儿年岁还不够,过两年肯定自觉地把女儿送上山寨。其实在心里早就打定主意明天就会把女儿送到城里亲戚家去避祸。

  山大王可能是看破了村长的意图,又或者是等不及,便不耐烦地拿起自己的大锤,一锤把桌子砸破了。

  待孟秋赶到时,只见一个圆滚滚的大胖子,正手持两把大锤,左手锤只是比平常的大锤略大一二,可右手锤上却是布满蛇鳞纹路,也不知有何用处。

  大胖子领着他的手下和闻声赶来的官兵们激烈地打着,只见他右手一锤砸坏面前一名官兵手中的大刀,左手一锤便要对着官兵当头砸下!

  这时一道剑芒闪过,把锤子荡开了,救下了那名官兵。

  大胖子看着刚刚荡开他大锤的孟秋,皱了皱眉头,停下手,大吼道:“朋友!我是平顶山上的山寨寨主,人送外号山大王,朋友你是哪条道上的?”

  孟秋耍了一个剑花,看着山大王大声说道:“我乃太白弟子孟秋,山大王?区区一座小山山寨里的山贼头领都敢这么猖狂!真当我正道无人吗?”

  “哼!你们这些正道的家伙最麻烦,真是吃饱了撑得多管闲事!”山大王闷哼一声,却是没有立刻动手,而是握紧自己的大锤,砸到了地上,直接把地面砸出了一个浅坑。

  孟秋见到大锤的威力,心中凛然,却也没被其吓到,而是提起长剑,想要先发制人。

  “嘿呀!气煞我也!”山大王见示威不成,对方反而主动冲上来,感觉受到了侮辱。他直接提起双锤大步跑向了孟秋,右手一锤砸了过去。

  孟秋见其一锤砸了过来,丝毫不慌击在大锤上,然后便想抽身离开。

  却在抽剑时却感觉右手锤粘住了剑,直接砸中了剑身,而此时山大王的左手锤也砸了过来。孟秋皱了皱眉头,加大力气,勉强抽出了剑,提起真气快速后退,闪过了左手锤。

  “哈哈!没想到吧!我这柄铁锤可是一位大师所铸,名为蛇缠,一锤下去可以粘住对方的兵器,若是被粘住了嘛,哼哼,任你刀剑斧钺,都只有被砸坏的份儿!”山大王看着狼狈的孟秋,大声笑道。

  接着看了一眼孟秋的剑,精芒一闪,又道:“不过看来你这剑的确不错,官兵的刀我可是一锤就可以砸断的,你的居然只多了一个小缺口,不愧是财大气粗的名门正派呢!不过没关系,看我砸多几锤,它还是要断的。”

  孟秋看了看手中的剑,剑身果然被砸出了一个缺口,心里直呼难缠,嘴上却不甘示威地叫道:“你以为我太白弟子就只有这点本事吗?”说完便再次提剑冲了上去。

  孟秋和山大王又打了三十几个回合,受到蛇缠的影响,自己处境越发艰难,期间自己也卖过破绽,可惜这个山大王根本就是稳扎稳打,绝不贪功冒进,即使自己用言语相激也无济于事,这是打定主意要先砸断自己的剑。

  此时山大王又是一锤蛇缠砸了过来,孟秋连忙用剑去挡,哐当一声,剑身居然被砸断了,这时山大王的左手锤也砸了过来,孟秋连忙闪过锤子,却也被锤风刮到了,胸口一阵气闷,连忙退出去了几步。

  “噗!”孟秋一口血喷了出来,看着手中的断剑沉默不语,汗水从他额上流出,流过了被擦伤的伤口,最后滴在了地上。

  剑断了,我该如何,逃?又或是降?

  “哈哈!原来名门正派出来的弟子就这点本事吗?”山大王狂笑一声,看到孟秋连衣服都被刮破,嚣张大喊:“如今家伙式儿都断了,劝你趁早服输,若是肯跪下叫声爷爷,没准老子心情好饶你一命!”

  听到了山大王的话,孟秋的眼神坚定了起来,他举起手中的断剑,大喊道:“太白弟子,誓死不降!”然后整个人冲了上去!

  “找死!”山大王生气地哼了一声,愤怒地喊道:“你真当老子不敢杀你!”说着便提起双锤砸了过去。

  孟秋咬了咬牙,攥紧了断剑,决定死了也不能让这山大王好过,打算准备主动迎上大锤,用自己的断剑把他的右臂留下!

  就在孟秋下定决心之时,突然一道他两天来听烦了的声音传入耳中。

  “大侠!接剑!”

  孟秋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一把剑向自己飞了过来,顺手接过,挡下了山大王一锤,退开数米。

  待站稳,孟秋才意识到自己手中居然多了把剑,剑身上布满了疑似鹰羽纹路,并且比自己的剑要长上两分。

  “前辈,我父亲打造的剑好使不?”少年有点着急地问道。

  “你家居然还真有剑。”孟秋惊讶地看着少年。

  “当然啦!我父亲以前可是村里最好的铁匠,这可是他打造的。”少年骄傲道:“这可是村子里最好的剑!”

  村里最好的剑?父亲?他怎么会放任这小子成为小偷?孟秋有些疑惑,不过也没有多问,如今还是破敌要紧。

  孟秋向少年点了点头,便又提着剑冲了上去。

  山大王和之前一样,紧握蛇缠一下锤了过去,孟秋无奈,只能继续用剑点在蛇缠上,正当他以为也是很难抽出来时,却发现过程中竟然没有感受到一丝粘滞感。

  孟秋心中暗叹,此时又听见了少年的叫声。

  “我父亲说这把剑名为鹰羽,就是专门破去那柄蛇缠大锤的。”

  孟秋看了看手中的剑,鹰羽剑,蛇鳞锤,鹰克蛇吗?见到山大王的左手锤袭来,孟秋来不及多想,又是一剑荡开,没有了蛇缠的配合,荡开左手锤毫无压力。

  孟秋看着山大王,微微一笑,道:“你那蛇缠遇了天敌,不好使了。”然后挥剑而上。

  自从山大王发现自己的右手锤制约不了孟秋,只打了数个回合,便感觉有些招架不住了,一次交手后,他趁此机会赶紧喊道:“小的们,风紧!扯呼!”喊完便要逃。

  想逃?看我一招白虹贯日!

  孟秋一剑刺了过去,直接贯穿了山大王的喉咙,把这祸乱村民的山大王送到阎王爷那里去了。

  杀掉了山大王,孟秋只觉一阵虚弱,胸口隐隐作痛,便找了个地方坐下,看着手中的鹰羽,招来少年问道:“你父亲呢?他怎么会放任你成为小偷?”

  “他死了,”少年的神情突然变得哀伤,道:“他以前和村子里的人合起来跟山大王战过一场,结果惨败,他拖着重伤之身把铸造了这把剑,说这把剑一定可以打败山大王。”

  “嗯,”孟秋沉思了一下,点了点头,道:“的确是,村子里最好的剑。”

  “对吧,我就说这把剑好用!”少年抬起头,一脸骄傲。

  孟秋看着少年这幅模样,无奈地摇摇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太白大侠真是大面子呢,现在才问我的名字。”少年抱着双手,不满道。

  “那你说是不说?不说我走了。”孟秋摆出一副准备要走的样子。

  “别,我说,我说,”少年急了,接着挠了挠头,道:“嘻嘻,说来也是有缘,大侠你叫孟秋,小子我就叫孟冬!”

  “孟冬……吗?”孟秋笑了一下,抱着头枕着身后的墙壁,苦恼地说道:“哎呀!我受伤了,要回山上疗伤,可惜路上缺一个打下手的。真是难办啊,该去哪里找呢?”

  “大侠,我啊,我啊!我可以给你打下手的!”孟冬激动地自荐,又道:“大侠你还说我只要把剑找来就可以收我做徒弟的!”

  “我什么时候说过?”孟秋一脸无知地问道。

  “你,你,你不守承诺,”孟冬指着孟秋这个名门正派的太白弟子,生气道:“你不配叫大侠!”

  孟秋看到孟冬这个样子,只觉一阵舒爽,“哈哈!”大笑一声,接着把鹰羽剑塞到孟冬怀里,说道:“把剑拿好,准备出发!”

  “好嘞!”

评论